是时候想一想。果籽读书,立此一版,往后,便是让小书店有驰骋空间,每周推介好书,以文会道,尝试破茧而出。

我们深信,当鸡蛋以自己的方式,叠起高墙后,一场新的启蒙最终便会到来。过去三年,本港结业小书店至少四间,连曾被CNN选为香港十大最佳独立书店的书阁,也逃不过结业的宿命。

事实上,近年书市受网络文化冲击,卖书变物流,广州、澳门相继掀起倒闭潮,书店被自然淘汰,似是定律。女书人锺芳玲于中,分析美国实体书店黄金时代结束,也只能隐隐道出:我真正哀悼的,倒不是个别书店的兴亡,而是整体阅读文化与购书习惯的变迁。

小书店是鸡蛋,为何而存在?是一盘生意,还是文化愿景?

连月来我们探访了多位老闆,感受到读书人的那份坚持与求索。台湾独立书店东海书苑告诉我们,书店的存在,不是为了卖咖啡。

还可以有甚么原因?且听听老闆们怎么说。

陈湘记:小书店要成为枴杖还记得读过董桥在一个内地媒体的访谈,他自言写了大半个世纪,感到有些烦厌。烦厌是由于看到一些中文书怎么还写成那样子?

他们怎么那么不珍惜自己的羽毛?接下去,当然是以白先勇不再写小说为珍惜的例子,董桥认为最好的东西已经写出来了。

作家为艺术坚持可以不写,但对书店来说,要有书卖,才能经营。逾半世纪历史的陈湘记,便兼营印刷、出版、零售,承担着本港的部份出版重任。

陈湘记于七、八十年代出版武侠小说,后来兼营文具务求转型,到今天文具销售佔多达六成生意,但仍坚持多年的出版业务,现时每年约出版十本书。书店已由第三代陈耀彰接班,他父亲陈炳新说:第三代有三个人,是耀彰、他的堂家姐和表哥,三人一起做,我只求把陈湘记的牌匾传承下去。

二○○四年,陈湘记支持本地年轻作者团体廿九几出版独立作品,当年陈炳新答允负责印刷、钉装,不收印刷费。合作出版二十多本书,今天廿九几各人都独当一面,袁兆昌、王贻兴、邓小桦等人,至今都为文化界贡献。

本着有人就有书的理念,陈炳新今天依然站在鸡蛋一方,他捧着刚出版的散文集,向我们介绍。的作者凌翔是位自小患上大脑麻痹的残疾人士,他坚持写小说、散文,姑娘帮忙校对,最后完梦,成功出版。

印了五百本,大书店一定不会帮他出版,也未必会帮他推销。接过小书,书页夹了一张陈湘记製作的书籤,书籤上有胡适的尝试歌,一句即使失败便足记,不知鼓励了多少像凌翔这类弱势作者,度过每个夜深。

要提倡更多这类新作者,阅读文化才有机会向上。陈炳新想让我们知道,不放弃弱势作者,阅读才不致于dying,而发掘作者,正是小书店的存在意义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000286969.com/beibao/fanbubeibao/201811/6449.html

上一篇:奥巴马在象征性注册健康保险计划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