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,曾当警察、现为执业律师的洪荣坤表示,香港应否制订辱警罪,要视乎当地社会情况变化而定,近年香港社会对立情况突显,大型游行示威活动频繁,更转趋暴力化,示威者对政府的不满情绪很多时候会发洩在前线警员身上,包括以粗言秽语、侮辱性及挑衅性言词相向,不断挑衅前线警员的情绪,执法环境变得恶劣,如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而未能有效制止的话,就有必要立法。机制一出,即时收到很好的成效。

洪荣坤认为,若要立法,社会共识是先决条件,不过以今日香港社会的对立情况看,社会共识不易找到。先是设立了特区政府首个单一部门的接待及投诉中心,同时设立匿名举报信箱,并订立规矩让全司警局高中低层均可与他见面。

但他表示,香港社会也需考虑是否应採取一些办法保障双方互相尊重,如不立法,相信将来大型运动挑衅以至暴力场面还会陆续发生,在传媒直播镜头下大家粗口对駡也非好事。一上任局长,黄少泽便按照自己之前已有思考,锐意整顿司警。

不过洪荣坤强调,法律要有公平性,不应单纯针对警察而立法,也应同时保障市民。近18年前的细节至今仍历历在目。

他指,的相关法律有直得香港参考的地方。』就这样,我拿着锁匙入办公室是下午六点,差不多要出发去参加(回归)PARTY,我才入去办公室。

的所谓辱警罪其实叫侮辱罪,法律并非单纯针对警察,而是涵盖所有公职人员以至全民,只是侮辱对象若是执行职务的公职人员,就属半公罪;若是市民,则属私罪。我是到99年12月19日下午3点半,白德安(来自葡国的前任司警司长)才把办公室锁匙交给我,『我而家交俾你喇。

他说,有了侮辱罪法律,在大型游行示威活动中,警民双方的言语都会变得克制,相关法律也订得较为和谐及人性化,譬如因受到挑衅而作出一些犯罪行为时,其量刑会从轻,此法律在执行上也没有引起太大的争议。司警是最后(交接)的部门。

洪荣坤续称,该法律也非讲粗口即控告你,而是会先作出警告,若再讲才可控告。说起来,在九九 政权移交的最后阶段,大部分部门都由本地官员接任司长(即现在局长),但司警是最后一刻才交接。

不过,若言语中不带攻击性或挑衅性,讲粗口亦未必构性侮辱罪,还要有故意性且故意性强烈才能成立。要公正执法,如果做不到这点,很多事都亦办不到,所以现在司警对在赌场的执法人员都看得很紧,不然会变成不是执法,而是保护他们,问题就会出现。

譬如有些人说话习惯带些粗口助语词的,这情况不会构成侮辱罪。管好自己队伍,不让他们跟赌业及黑社会勾结,这非常关键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4000286969.com/waiyuxuexi/yingyuzhuanxiangxunlian/201810/5911.html